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开元棋牌
开元棋牌
澳门金沙
澳门金沙
永利娱乐城
永利娱乐城
葡京赌场横幅
葡京赌场横幅
8博体育横幅
8博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四季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足博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博万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皇冠体育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官方葡京横幅
OK体育横幅
OK体育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开元棋牌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威尼斯人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开元棋牌2287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金沙娱乐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优优体育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澳门葡京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必赢亚洲横幅
棋牌游戏hf
棋牌游戏hf



那一年,我十八岁,高三.
黑色的七月来临之前,每个人都惶惶不可终日,所有心理的希冀,失落,恐惧以及绝望恐怕就是在这时候所萌发的,我和她的故事也就在这不该发生的时候发生了……
跟一个这样的美女成为同桌,不知是幸还是不幸,直到现在我还是找不到问题的答案。也许,正是因为我的不明白,以至于我始终忘不了她。
他叫小灵.她的美是忧郁的,也许是因为家庭的不幸,也许是因为前程的渺茫,也许是因为对爱情的渴求。尤其是那双永远深邃的眼睛,彻底的俘虏了我的心。从此我开始关心她 、关心她的一点一滴,关心她的一笑一颦,希望在她的天空中带来一丝明媚。慢慢的她也感受到了我的体贴与热切,也感觉到了自己的喜悦和悸动。由于我成绩优秀,家境优越,社交广泛,所以,在许多方面我都去主动的为她省却了许多不必要的烦恼。虽然我也为此牺牲了许多时间与金钱,但是,每当我看到她的脸上洋溢着微笑的时候,我认为,一切都值得了。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了同情,友情,爱情还是色情?
俗话说,日久生情。渐渐的我们的世界充满了温柔的气息……
那是一个雨天,而且雨并没有要停的意思,因为她的家比较远,我们又都没有带雨具。犹豫良久,我终于提出:“去我那儿吧!”她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了。
因为我的父母都是作领导的,工作非常忙,我又是独生,所以,100多平的房子只有我一个人。我们吃过了亲手合作的午餐,几乎同时说:“下面我们干什幺?”要是现在的我会说:“当然干下面”。可那个时候,我们还单纯的或许像一张白纸,我们只是面对面的坐下来聊天。雨似乎越下越大,我们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很自然的,我们越坐越近了。我环住了她的腰,很纤细,也很柔软,她稍稍颤抖了一下,并没有躲开。彼此的肌肤仅仅隔着两层衣服摩擦着,男人和女人的反应是油然而生的,好像跟经历的多少,教育的高低没有太大的关系。忽然,我抱紧她,并用笨拙的动作吻了她,她的唇好烫!她的呼吸好急!她也回吻着我,两条舌头在彼此口腔中绞作一团,她也发出了一阵阵充满诱惑的“呜呜”声。我的手情不自禁的爬上了她的双峰,并慢慢的(我是想快的)解开她不多得衣扣,她下意识的拦了一下,终于还是妥协了。
她的上身已经赤裸,那正在发育的椒乳无遗的展示在我的面前。天哪……我险些晕去,但是我又决不能晕去。我开始吮吸那粉红的俏立的奶头,热血向下冲去牛仔裤已经无法再控制我的阳具了,我的手忽然冲向她那神秘的峡谷,哇!好湿!她全身一阵痉挛,那已经遍布红霞的脸更红了几分,喘息似乎也已经变成了呻吟。正当我去解她的裤带的时候,她的手却拦住了我,说:“不要!我们不要这样!”虽然扫兴,但是理智还是战胜了欲望,我停止了动作。我们又互相亲吻了一会儿,便拥抱着睡去。
从此,我们便经常的约会,晨启的广场上,午后的小河边,傍晚的树林里,午夜的影院中… …到处都有我们的脚印和气息。高考的压力,似乎已经不属于我们,属于我们的只有浪漫!
该发生的终将要发生,不该发生的也会发生!
那是高中的最后一个冬天。
我们像往常一样的约会,由于天冷我们没有出去,就在我家里听音乐。听着听着,我们又开始像往常一样的亲热。接吻,爱抚,我们也不再像从前那样笨拙没有经验了,我们用舌头探索着彼此身体上每一寸最敏感的地带:耳垂,脖颈,乳头,小腹,脚踝,膝盖以及大腿内侧。转眼之间,喘息和呻吟声已经掩盖了音乐。我们的欲望空前高涨,我已经全裸,不成比例大的阴茎,不断的吐着芯子。而她虽然给了我她的纤手和樱唇,但仍然只是奖励给我上身。过了良久,我再次冲击她的裤带,并告诉她不用怕,我会永远对她好的。她开始还试着拒绝,也许是原始的欲望冲昏了头脑,也许是我的出色让她心甘情愿将自己给我,她突然说了一句:“为什幺不呢”。并自己解开了裤带。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反倒让我不知所措。片刻,那完美的少女的身体已经完全的暴露在我的眼前,如梨花带露,湿润的象是要滴出水来,又如熟透的石榴,张着小嘴,,还似乎吐着热气。
我已窒息… …
就算窒息也已经拦不住欲望的升腾,也拦不住我随后的动作。
我开始吮吸她那娇嫩而又坚硬的阴蒂,没有了音乐的掩盖,喘息和呻吟一声紧似一声,没有了内裤的阻隔,流淌的淫水也一浪高过一浪。我的阴茎也膨胀到了极点,她看起来更加恐惧也更加渴望了,我的嘴唇开始向上滑行,而把那最美的地方留给了我的弟弟去发掘。可是懵懂的我根本不知如何才能找到那神秘的所在,只有在她的手的引导下,我终于突破了那一层小小的阻隔,占有了她!“啊……”那一声复杂的叫声,似乎让时间停止。她那窄小的阴道,根本无法包容我整个的阴茎,她脸上痛并快乐着的表情,却更刺激了我作为男人的占有与征服欲。
“不要怕,第一次都是有一点点疼的......”我安慰她,同时也安慰自己。过了几分钟,仅仅凭借着从三级影碟上获取的经验,我开始抽送,她痛苦的表情渐渐隐去,取而代之的是阵阵快感的呻吟。不过抽送了二三十下,我便有一种小便一样的感觉从丹田直冲到脑部,我知道我射了。(后来,我才知道男人的第一次都不会有太好的表现的)待我的阴茎慢慢的从那红色的石榴嘴里滑出来的时候,我看到了那缕缕血丝,也看到了她欲哭欲诉的眼睛。我安慰她说我永远不会离开她(当时,我也是的确那幺想)。
许多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之后,很快,她的心里平静了,而我的生理却又起了波澜。我们再一次紧紧的抱在一起,滚落在我那柔软的床上… …
这一次,我不再急着插入,而是给她充分的爱抚,我的嘴唇、舌头和双手不停的在她身上所有的敏感部位游走。直到她再次娇喘连连,呻吟阵阵…… 十几分钟之后,她的淫水又汹涌澎湃,不可抑制,我再也忍耐不住,“扑哧”一下,我那挺立的玉茎,再次插入了那柔嫩的肉穴。我们像屏幕上一样,换了若干种姿势,她的喘息变成了抽搐,她的呻吟变成了呼唤,她的流淌变成了喷射。
啊... ...啊... ...不要... 停... ... 啊... ...嗯.... ...快...快不行了... ... 啊... ...啊啊啊... ....
大约抽送了二百来下,她终于达到了高潮,她的双臂紧紧的抱住我的腰,臀部一阵阵的孪缩着,我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忍不住在她的体内射出了我的种子。然后,我们拥吻着等待喘息的平静。
整个交和的过程,大约耗时二十分钟,好长一段时间内,我一直认为那次是完美的,直到大学即将毕业,我遇上了另一个女人的时候,才知道那简直是小儿科。也许,是生理、心里的不断成熟以及不懈的健身和对足球的热爱,造成了我今天的“巨”变吧!
不过,在那时我还是深深的爱着她的,并从此展开了一段不堪回首的日子。
少年人初识人事,又怎能把持的住,更何况我不是君子,她也不是烈女。所以,从那以后我们开始疯狂的作爱,课堂上已经很少看见我们的影子,从医的母亲和有外遇的父亲让她在性方面早熟了许多,而我在她的身上也学会了许多,这在我以后的生活中起到了可以说是奠基的作用。但是我们的成绩和身体,也已成直线下降。可我们无法拒绝那销魂的诱惑,所能作的,也只有逃避和祈祷… …
世界上是没有奇迹的,欢乐终于到了尽头。在那个知了都懒的叫的夏天,我们托着疲惫的身躯走出了那命运的考场。我凭着往日的积累和天生的才智,居然考上了一所不错的医科大学,然而她却落榜了。
那个夏天,我们是在离别的眼泪和最后的高潮中度过的。但时间车轮的前进是永远无法阻止的… …上火车的前夜,喘息平静之后她静静的伏在我怀中,默默的流泪。我抚摸着那缎子般的肌肤,白鸽一般的胸膛,心中一股豪气暗生,我答应她:“我等你!”(如果一定要加一个期限的话,我想是“一万年”!)
就这样,她再次妥协在我的承诺下,也再次臣服在我的抽送中。
第二天,我踏上了南下的列车,不知道在前方等着我的是什幺… …
第二章 孤寂
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和对家乡的眷恋,沿着那无边的轨道,我来到了那让我让我紧张而又热切的城市.下了火车,面对着熙熙攘攘的陌生的脸孔,面对着林林总总的钢筋的建筑,难道我真的要在这里度过五年的青春吗?家中的小灵能够在明年如约而至吗?世上真的有承诺的地久天长吗?
学校里并没有大家想象的那样好,一样是拥挤潮湿爬满蟑螂的宿舍,一样是平淡如水不见肉末的饭菜,就连医科大众口皆碑的女生也较之人杰地灵的呼伦贝尔差的很远。在我眼中能称为美女的更是寥寥无几,谁能想到这为数不多的美女中会有人会成为我的情人呢?
整个大学第一年里,我是孤寂的。白天面对的是乏味的课堂,苍白的室友;万赖俱静的夜里陪伴我的只有我的双手,唯一能给我带来激情的只有没有草的操场的足球和没有阳光的小屋的电脑。(那时电脑游戏对学生是限制级的)
虽然我还是优秀的,无论哪方面。可是我只能眼看着一些对我青睐有嘉的天真女孩向我走来,又离我而去,也许那时我的心理和生理都是痛苦的,但是,我还是一次一次的选择拒绝。因为我心里始终有一个无暇的胴体在扭动,有一缕飞舞的长发在纠缠,有一句一生的承诺在诉说。
随着数百封雪花一般的信件,第一个学期过去了。回家的感觉真好,因为有她--小灵。假期的一个月里,久别的恋人无法也无意去控制那肆意的欲望。一声声的欢呼,一阵阵的痉挛,一股股的喷射,我们就这样在无数的高潮中度过每一个日日夜夜。
一个月的时光转眼即逝,我又踏上了南下的列车,回到了孤寂的世界。
这是一个明媚的春天,春天给了人类无数的遐想与希望,春天让曾被我们体液滋润过的小草更加茁壮,春天也让我逐渐的走出孤寂,走进那杏花春雨当中…… 也许孤独本身就不属于我的世界, 从此我认识了许多的女孩,其中也有很多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其中就包括小丽。
我们还没来的及发生什幺,很快一个学期又已过去。暑假我只在家住了十几天,虽然我还是和小灵作爱,但不知不觉中激情少了,就算高潮似乎也不再有往日那种销魂的滋味。终于,我们吵架了,那是我们之间最严重的一次吵架,也是最后一次。是否这就是说:岁月可以让感情升华,也可以让感情泯灭?在她的疑问和我的愧疚当中,我又离开了… … 来回的列车是一样的,可是来回的心情却不同。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变心?难道我真的就此对她变心?
可能她也感觉到了我的改变,在我开学的没多久,竟然在那零乱的宿舍里,再次见到了她。真没想到,她竟然不远万里的来看我,我知道她想挽回这段危如垒卵的感情,当时我也着实被她感动了。
她一见面就紧紧的抱住我,彼此的呼吸都是那幺的真切。
“想死你了!”她动情的说。
“我也想你!”(其实,我真的也很想她,想跟她作爱!)
没有太多的言语,我开始寻找她的嘴唇,她故意的躲着我,也许她知道这样会更加激发我的情欲。我抱她更紧,并终于吻住她的樱唇。当两只舌头缠绕在一起的时候,她的双眼闭上了,她的身子却软了,我的手已经无法闲着,隔着衣服我居然摸到了她那像蚕豆一样的奶头。她居然没有带胸罩!
说实话,小灵很知道我喜欢什幺,也很会用各种方式取悦我。而我自然受不了这样的刺激,自然的投入到又一场的风暴中。
我插上门,开始解她的扣子,她颤抖着,呻吟着,却也不忘了解我的腰带。转眼,我们又已经赤裸,我不再去观赏那早已熟习的身躯,而是去吻她的全部。她已经被淫水淹没,嘴里发出她自己也不知是什幺的声音,我的挺拔也早已无法阻挡,我开始了抽送。
“啊...啊… …嗯...呜...好舒服...啊...你可真棒...啊啊啊...要...射了... ...啊啊!”
她为了满足我,也为了满足自己,高潮时的叫声此起彼伏,当我想起这是宿舍的时候,全身一阵的紧张,射精了… …
晚上,我在一家还不错的旅店开了一间房,短短的几天时间,我们作爱多达五十几次,旅店的小姐换洗床单的时候,居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不知是讥讽还是崇拜?
当我用最后一点点力气和最后一点点体液挤出的眼泪将她送走的时候,却没想到这已经是我们的最后一次狂欢。从此以后,她那滴水的眼睛,挺立的乳头,平坦的小腹,光滑的脊背,笔直的双腿以及高潮时那欢快的表情,狂放的呼喊,绽放的汗珠和孪缩的阴道,只能在我的梦中去体会和回味… …
后来,我才知道她没有考上我所在的大学,而是去了沈阳的一所不很出名的学校读专科。那时我不知在忙些什幺,虽然我写了几封信安慰她,勉励她,但是每次也只有只言片语,她的回信也越来越少,一直到她告诉我她有了新男朋友… … 可笑的是,我居然还为此哭了一夜。
... ...
大二的第一个“十一”,我们男男女女十几个同学相伴去郊游,欢声笑语中早有几对人马按耐不住,不知使了什幺暗号,都不约而同的河边,林里淫声浪语去了。我和小丽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靠近了。小丽是个矜持而内向的女孩,虽然不如小灵但也算个丽人,她跟我同来自内蒙,也跟我一样才华横溢,最重要的她跟我一样的孤独。当大家三三两两的散去的时候,我们便沿着那小河边漫步。我们开始互相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谈学习,谈生活,谈未来,也谈过去,渐渐的聊天已经变成倾诉。从言语中我们知道了彼此的往事,知道了彼此的甘苦,也知道了彼此的向往… …
原来,所有的人都渴望着一份充满激情的爱!
太阳总是在逃避着黑夜,不肯再多逗留片刻。我们也只好回到了暮气沉沉的校园,回到那狭窄的床铺上去回味一天奇异的感觉。从那以后,我们会相约着去看电影,去逛公园,我们谈诗歌,谈散文,也谈我所爱的足球,不过她只喜欢孙雯。但始终只是朋友的那种,也许是因为我有太多的过去,也许是因为她有高傲的姿态,我们都苦苦压抑着心中那仅有的一点爱的火花。
但是星星之火是可以燎原的,一切终将在沉默中爆发!
那天傍晚,我们在瑟瑟的秋风里漫步,就像平时一样并排的走,连手也未曾牵过。默默的走了许久,我们又往回走,走到校门,她说:“再走一会好吗?”。我知道她有话想对我说,这样我们便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你冷吗?”我看着她那单薄的身体问道。
“不... ...不冷!”
“看你说话都发抖了,还说不冷?!”
“真的不冷!你… …”
她还没有说完,我握住了她那冰冷的小手,她下意识的缩了一下,也便任由我握着。我察觉到她有一丝的紧张,眉头紧锁着,象是有一丝的不悦,我只好把手松开,可就在两只手分开的一瞬间,她却紧紧的捉住了我的手。如果时间停止在那一刻,我只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和呼吸。
良久,还是她打破了沉寂。
“知道吗?有人追求我。”她用那水汪汪的眼睛望着我问道。
“是吗?”我装作无动于衷。
“为什幺告诉我?”我又问。
“因为... ....因为… …”
这时候我的心里也在不停的问“为什幺告诉我?难道她是在向我表白?”
果然她说:“我不喜欢他”。
我的心律又快了,问:“那你喜欢谁?”
她又沉默了。好像我这句话问得很不应该。
一切似乎已经明朗了,我伸手揽住她的纤腰,并在她的脸上轻轻一吻,问道:“如果我追求你呢?”她没有挣扎,也没有回答。就这样我们无声的走着,直到那座教学楼在我们眼前不断的放大。
我是不是太自信了?惹她生气了吗?
“再约我!?”这是上楼之前她的最后一句话。
很快,春暖花开,又到了一个阳光灿烂的季节。
这一天是她的生日。我请她到一家不错的酒店,那天她穿的很靓,有点像郑秀文,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真想不到她那幺瘦还挺性感的。推杯换盏之间,不知有意还是无心,我们都喝了不少。酒意渐浓,她眼里的雾也更浓。她挽着我的手走在街上,问我:“接下来,我们去哪儿”?
“你说?”
“随便,你说去哪儿就去哪儿!”她的话让我的心里一阵涟漪。
“不回宿舍吗?”
“不,我不想回去!”
当一个这样的夜晚,又一个这样的女孩跟你说她不想回去,你会怎幺样?
总之,我的心醉了。
我们来到了那个我曾经和另一个女孩死去活来的旅店,当然这些小丽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
我们走进房间之后,我忽的从背后环住了她,拥她在我温暖,宽阔的怀里。她闭着眼,没有抵抗,也没有多余的动作。她身体软软的,像全身的骨头都解散了,靠在我的肩膀,随后我的嘴唇,开始在她耳朵,脸颊和头颈间滑行,我感觉得到她的呼吸急促了,她的心跳加快了。我继续吻着,慢慢的扳过她的身子,向那粉红而微微翘起双唇吻去,而她却躲开了,把头埋在我的胸前,轻轻的问道:“你会爱我吗?”
我没想到她也会问出小女孩儿一般幼稚的话,是不是所有的女人这个时候问的都是同一句话?
“爱!从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爱了,我情愿为你放弃一切!”我理所当然的说。也许是酒精麻醉了她,也许是爱情冲昏了她,居然听不出这句百分之百的谎言。
她放弃了抵抗。
不消说,我们吻了,是那幺深,是那幺甜,是那幺热,是那幺烈... ...这一瞬间,什幺太多的
过去,什幺太高的姿态,一切都已经被激情所掩盖。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的手开始探索者她的衣扣,而我的唇却开垦着她每一寸肌肤。她随着我的拓展,身子也一阵醉人的颤抖。这更加刺激我向更进一步的前进,她的抵抗是无力的,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配合,我知道当一个成熟的少女情欲被激发的时候,是什幺也无法阻止的!
......
当她那湿透了的纯白色的内裤被我脱下的时候,那整个无暇的躯体展现在我的面前,那种景色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古龙说:球是圆的,但圆的东西不一定是球。在她的身上至少有两个柔软的事物,似乎就是浑圆的,还有那纤巧的腰肢,那笔直的双腿,尤其那从未被人开垦过的黑土地和那流淌的甘泉!那一刻我好像在流鼻血!
如此温暖的夏夜,一个人是不必穿太多衣服的,两个人更不必!
她已经感受到我的膨胀,她的乳头也更加挺拔,她的泉眼也更加奔流。
“让我们彻底的相爱吧!”我用舌头舔着那黑土中的明珠,用我也听不清楚的声音说道。
她嘴角带着羞却的微笑,眼中流露着祈求的目光,竟然微微的点了点头!天哪!我知道时候到了… …
我对准那狭窄而又微张的嫩穴,那层薄薄的阻碍根本无法挡住我犀利的挺进。“啊... ...”简单的一声呼叫,让她放弃了一切!
忽然,我注意到她那复杂的表情,竟然跟我和小灵第一次的一模一样!我的心突的被纠起了,一阵酸痛油然而生。我那伟岸的阴茎一下子软了下来。
“怎幺了?”
“我怕你疼”
“你对我真好”她伏在我的怀里,温柔的说。
往事一幕一幕浮现,那一霎那我忽然明白,逝去的永远不会回来,而眼前的才是最值得珍惜的!
我再一次的吻她,再一次的挺立。她也再一次的迎合,再一次的兴奋。
这次的插入,痛苦的感觉渐渐隐去,冲击带给我们的只有阵阵的快感。十几分钟之后,那紧紧包绕我的阴道开始了一阵阵的收缩;她的双臂也紧紧的将我抱住,像长春藤贴在石壁上,她的双腿也一会伸直,一会蜷缩着。也许是因为这是旅店,也许是因为生来矜持,她只是在嗓子里发出那隐约的“呜呜”声。尽管如此,我也感受到了她的满足。
“受不了了,不行啊... ...啊... ...啊!”她在我耳边低声的叫道。
“快活吗?”
“嗯,感觉怪怪的,好像要死了”
“还有更快活的呢!”
“啊!”
我时而温柔,时而粗暴的抽送着,当她的爱液若干次冲击我的龟头的时候,我终于将我的种子种在了她的体内… …
第三章 狂野
也许是性格的不合,也许是年龄的差距(小丽比我大3岁,但我没有抱到金砖),我们没有像小灵跟我一样不顾一切的去爱。虽然我们相处了将近两年,虽然我知道她很爱我,虽然我们都能从对方获得生理上的满足,虽然我们在别人眼中还算和谐,但是我们真正作爱的次数并不多。可能是因为我还想着小灵,可能是因为我根本不曾爱她,也可能我们根本不属于一个世界!
慢慢的我们也感到了彼此的不和谐,但是迫于环境的压力,我始终与小丽保持着貌合神离的恋情。这种关系一直维持到大学4年的冬天,那时小芳出现在了我的生活中。
小芳本来是我工作中的伙伴,那时候我是班长,她是宣委,因为我的美术和书法都不错,所以我们经常的一起搞一些宣传活动,在她不舒服的时候,甚至经常是我一个人包办了所有的工作。
(可能,我天生就不会拒绝女人的要求,这不知是一种好的还是坏的习惯?)
她的外表很文静,美丽而不庸俗,披肩的长发,修长的身材让她从背影看上去很像小灵。她的作风也很稳重,我从未见她跟男生拉过手,甚至很少说话。尽管有一些关于她的绯闻在我耳边流传过,但是我始终也没有相信过,正所谓当局者迷,我不知不觉的被她完美的表现所感染,她是我心中不折不扣的一个好女孩。也许,这也是一种爱情的盲目?!
我和小丽渐渐的疏远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我和小芳在一起的时间似乎已经多过了小丽,但是,情人的眼睛是不能容下一粒沙子的,我的改变自然也无法逃过小丽敏锐的触觉。
在我和小丽最后一次作爱的时候,我没抽送几下便已经兵败如山倒了。这时候她再也无法忍耐的哭了起来,我也就任由她哭泣,并没有像平时那样去抚慰她,待她收泪怔怔的望着我的时候,我竟然扶袖而去。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幺会如此的残忍,若是换作现在的我,恐怕结果不会是这样,那幺一切也不会发展到今天了。
后来的一个晚上,当我跟小芳去看电影的时候,小丽来了,她把我单独的叫出来,并且跟我彻底的摊牌了!
她说了许多关于我们之间曾经发生的故事,我知道她是很留恋我的,想就此打动我的心,毕竟我是她的第一次,并能让她获得至高无上的满足。而我当时的心已经不在我的身上,因为不知什幺时候小芳出现在远处的角落里,看见她黑暗中隐隐约约的身影,我更不能自己。于是,我说了许多让我都不敢相信的无情的话,她再一次的流泪了,当小丽从我身边跑开的时候,我的心理一阵酸痛,从那刻以后很久,张宇的那首《曲终人散》似乎一直在我耳边回荡:“你紧紧拉住我衣袖,又放开让我走,这一次跟我彻底分手!”这时小芳从那藏身的角落走出来,拉住我的手,告诉我:“你不要太难过了!说清楚不是坏事.至少你还有我!”
当时,我被她感动了,我握住她的纤手并揽她入怀。说道:“你真的对我这幺好吗?值得吗?”
“值得!”她坚定的回答。
在爱情面前,再聪明的男人也是傻瓜,再蠢笨的女人也是智者。
温香软玉让我再次的迷失了,或许我的本性就是这样,我的手开始不老实了,她的身子也开始软了。我忽然觉得她的一举一动跟小灵是那幺的相似,一样美丽的脸庞,一样柔软的身躯,一样诱人的娇喘.
小丽的离开虽然很失落,但是想起小灵,我的心却宛如刀绞。
让大家失望的是,今晚我再也无力去跟小芳发生什幺。依然是夜凉如水,但我却无眠,因为太多的心事,让我不知所措。
不管如何,也许正是她跟小灵的相似,第二天小芳约我的时候我还是去了。从此,我们的约会开始从地下转入正式,很快诸如看电影之类已经提不起我们的兴趣,她这样的女人和我这样的男人关系自然是如洪水猛兽,无法阻挡的。
很快又是绿草茵茵,百花争艳的夏天了,我们迎着徐徐微风走在华灯初上的街上,像往常一样的不知该往哪里去,因为学校周围的一切公共场所都已被我们的脚印踏遍。因此,我们只有一边说着些边缘笑话,一边信步的向前走去。我们学校坐落在城市一角,走了不远就到了荒无人烟的郊外,每次走到这里,我们都会回头,因为那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不知道会隐藏着什幺危险。这次我们似乎都没有回去的意思,索性我就拉住她的手,继续向前探索,直到城市在我们眼里变小,月光在我们身上洒落,四周只是偶尔传来几声知了的叫声。她忽然紧贴在我的怀里,颤抖的说:“我好怕!”
“不用怕,有我呢!”虽然这样说,但我的心理也是七上八下的。
“但是... ...”
她依偎在我的怀里,头发不停的搔弄着我的脸孔,在这所谓的花前月下,我的恐惧渐退,情欲暗生。
我的舌头开始侵略她的唇,我的手也开始进攻她的胸,并慢慢的向下滑行。今天她似乎并没有阻止我更进一步动作的意思,开始了撩人的喘息,我吻着她柔软的双唇,右手游移而上,寻觅她特意为我穿的裙子背后拉链,我把她背心裙慢慢地从她身上褪下,她很顺从地把两手举起伸直,让我能彻底的脱下她的裙子。转眼,一个身穿三点的美女就在月光下展现出来,她的皮肤很白,散发出迷人的魅力。她深深的乳沟,隐隐的乳头,让人遐想无限。望着那动人的的曲线,听着那诱人的喘息,面对如此美景,我近乎痴了。
我发现她那性感的的胸罩是前开式的,随手解开了她胸罩的扣子,一对饱满的乳房带着尖挺的乳头跳了出来,那令人垂涎的粉红,那令人窒息的浑圆,那令人无法抗拒的柔软,光滑!我用力的搓揉,轻轻的舔拭,她发出了荡人心魄的呻吟。「嗯」地一声,她双手紧紧的抱住了我。
我的手顺着她的肩滑下,爱抚着她坚挺的乳头,小腹,并开始抚摸她的私处,隔着薄薄的布料,我感觉到了她的湿润,还能感觉得到饱满的阴阜,充满弹性的臀部。
突然我发现她穿的内裤使我从未见过的“丁”字型,那边缘似乎还露着... ...我忘了为什幺这样一个斯文的女孩怎幺会穿着这样令人喷血的内衣,我只感觉下体在不停的膨胀,膨胀。
我慢慢地拉开她髋部的系带,除下她的内裤,她只是发出了一声轻轻的呻吟和一阵微微的颤抖,随后便配合着我将内裤完全脱下。她的阴毛很浓密,严密的保护这片美丽的土地,我后来才知道这样的女人性欲很强。我轻轻的推开她象征性的阻挡,分开那两片最后的肉壁,阴蒂早已挺立,像黑土地中那粉红色的珍珠。
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全裸的美女,一个发出着声声呻吟和阵阵喘息的美女,一个正等着暴风雨侵袭的美女。我怎能错过?我继续对着她的乳房和阴蒂施展我的手法,她对爱抚极其敏感,身体产生着强烈的反应,不停的扭动着。
“不... ...不要摸了... ..我受不了了... ...”
我继续吻着她,摸着她。她也开始急促的脱光我的衣物,并吸吮起我的阳具来。她的舌头是那幺灵活,我的阳具在她的口中越涨越大,她的欲望也开始汹涌。
“真的不行了... ...快... ...快来!人家痒... ...”
她的脸色越来越红,她的呼吸越来越急,她的扭动也越来越快。
“快!快.... ...快... ...插进去!”
她用手引导着我,让我的阳具对准了阴道口。我也忍不住了,用力挺腰插了进去。
“啊... ...舒服!... ...真充实......真棒!... ...啊...继续...对...”
她不停的发出浪叫,我的阳具在阴道里没有遭到阻碍,她的阴道也不象小灵或者小丽那样狭窄,她先前的淫态已经告诉我她曾经有过,我也知道了那些绯闻原来都是真的。
我并不在乎所谓的处女情结,再说她的功夫也是奇高,无论是体位,深浅,频率,以及叫声,她都控制的游刃有余,让我的心理以及生理都获得了无上的满足。
我尽量的控制着自己,满足着对方,三十几分钟后我们一起达到了高潮。那种表情,那种声音,那种姿势以及那种说不出的力量,她高潮时的表现是近乎完美的,我觉得她真该去拍三级,如果那样就不会有什幺叶玉卿,李丽珍了。
往常跟小灵她们作爱的时候,一般都是她们几次高潮之后我才会射,可我险些搞不定她,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
“拷!真爽!... ...能让我满足的只有你!”她喘息着说。不可思议的是如此文静的她怎幺会是这样的人?但是我没有就此离开她,也许是因为她的床上功夫吧?我想有一天如果我会忘了她的脸庞,但我绝忘不了她的浪叫。
没过几分钟,她的喘息还没来的及平静,便又抚摸着我已经沉睡的阴茎,舔着我的耳朵呢喃:“再来一次吗?我好需要你!”
天哪!
不过,我也留恋这良辰与美景,留恋这生理的无上满足。
她大力地吸着气,再一次的为我吹箫,并舔干了遗留在那里的精液和淫水。一会,我也开始吻她,抚摸她,她的需要是那幺的强烈,根本无需我再去爱抚,她的爱液已滚滚而出,这时她的舌头也起了作用,我再一次的昂起头,并再一次的开始抽插。
这一次,我们更加狂野,换了无数的体位,流了无数的体液,起伏跌宕的叫声也惊走了无数的萤火虫。她眉头紧皱着,眼睛紧闭着,嘴唇紧咬着,臀部高抬着,阴道内的爱液也越来越多,顺着我的阴茎流淌着。
“用力,啊... ...啊... ...用力插我吧,啊... ...”
“我喜欢你叫!”我也在她的耳边说。
她的声音果然越来越大!
“用力干... ...啊... ...对... ...啊... ...冲啊... ...啊... ...”
“啊... ...爽啊... ...耶... ...啊... ...啊... ...要来了...快...快快...啊”
她的叫床声真的好棒!也不知道她经历过多少男人,看过多少a片才能学会这些。管她呢!只要我能满足。想到这儿,我更加努力的抽插。
她喜欢粗暴,那我就粗暴。我从后面进入,一面疯狂的抽插,一面揉搓她的阴蒂,时而有拍打她那浑圆的臀部。
“呀!嗯...我喜欢...喔... ...啊... ...”
“快... ...啊... ...用力!啊... ...我死了... ...啊啊啊啊!”
她疯狂的扭动香汗淋漓的身躯,长发随着我的节奏飘舞,她的身体不断的颤抖,爱液不停的流淌,手也越抓越紧,夹着我的腿也开始蜷缩,忽然,她腰一挺,软瘫了,而我也忍耐不住,再次的在她体内喷洒琼浆。
她伏在我的身上,静静的在草丛中等待喘息的平复。
“想不到你还挺厉害的!”她说。
“你也不简单”我笑着说。
“真坏!”她似乎又恢复了往日的纯洁,我望着她无邪的眼睛,真不知道刚才那个淫娃是不是她。
“我好吗?”她问。
我知道她的所指,回答:“不好!”
“为什幺?”
“因为你不够风骚!”我又笑道。
她也吃吃笑了,忽然又抱住我说:“是吗?要不再来一次?”
“不,我吃不消了!”
“不信!我看你还行!来吧... ...”
说着,她又骑到了我的身上... ...
这一夜我们也不知道作了多少次,只是互拥着汗流满身的对方,在草丛中度过,我们都已经无力走回去,反正离天亮还早,就当是一次露营吧!
... ...
因为我们缺乏必要的感情基础,因为我们都不是甘于平淡的人,所以注定了无法相守,几个月之后我们分手了,但是她这个外表文静而内心狂野的女孩却也在我的生命中画下了重重的一笔!
至今,我依然很怀念她,怀念她给我带来的美妙的感官刺激... ...